((.|\n)+?)

    “啪!”

    重重地一個巴掌甩過來,林初九發現,自己居然被打的飛了出去……

    她這是有多弱?

    左臉火辣辣的痛,全身酸痛不堪,眼睛也睜不開,嘴里濃郁得血腥味,讓林初九直皺眉……

    即使她的職業是外科醫生,可她一樣很討厭血腥味,尤其是這血腥還在她嘴里!

    “呸”的一聲,吐掉口里的血水,林初九努力睜開眼,正想牛氣地朝M國情報局的人罵一聲,結果一抬頭卻發現……

    穿著古裝的一對男女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如果不是看到那男人眼里閃著一抹嫌惡之色,她會以為自己去了蠟像館。

    林初九還來不及弄清楚狀況,就聽到那男人氣急敗壞的聲音:“孽女,圣旨已下,任何人也改變不了。哪怕是死了,你的尸骨也會被抬進王府。這幾天你最好老實點聽話,不然吃苦的還是你自己。”

    什么意思?

    圣旨?王府?

    林初九徹底懵了。

    我不是掩護第九局的同伴離開,以至于身份曝光,被M國情報局抓了嗎?怎么變成嫁人了?

    眼向下一掃,她看到了自己手,那白皙的近乎病態的白,更讓她糊涂。

    我不是小麥膚色嗎?怎么……

    此時說話的男人,久久得不到林初九的回答,氣急敗壞的追問了一句:“孽女,你聽到沒有?”

    林初九還忙著理思路呢,下意識的“嗯”了一聲。

    “哼,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別逼為父把你綁起來。”自稱林初九父親的男人,語氣總算柔和幾許。

    此時旁邊那個女人,溫柔的道:“老爺,你放心,初九是個乖孩子,她不會再鬧事了。”

    “那最好,但愿她能懂事一點。”男人冷哼一聲,語氣透著對林初九的不滿。

    林初九此時腦子迷迷糊糊的。

    剛剛那一巴掌打得太重,她不僅臉痛,腦袋瓜還疼,身體又虛弱的緊,林初九只能努力的去集中精神看向說話的這兩人……

    結果一看清楚這兩個人,林初九的腦子,自動閃出一條信息,她才知道這對男女,是她父親和繼母,而她?

    東文國左相之女?

    呃?這是什么身份?

    林初九傻眼了,徹底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而那對男女,見林初九沒有尋死的力氣,警告了一句,不顧林初九還趴在地上,直接甩門走人了……

    “看好大小姐,大小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唯你們是問。”

    林初九聽到她父親的警告聲,緊接著又是她繼母,溫柔的語氣:“你們一定要服侍好大姐,大小姐要什么、缺什么,就去我那取。”

    好虛偽的女人。

    林初九的腦子已漸漸清明,雖然她依舊趴在地上沒辦法動,可這并不妨礙她理清自己的現狀……

    她林初九,名面上是M國知名華籍外科大夫,實際上則是Z國第九局的工作人員,她的工作很簡單,不需要去竊取情報什么的,只需要利用身份,掩護Z國在M國活動的特殊人員。

    這份工作,林初九一直做得很好,保護了大量Z國情報人員。可是……

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