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尊凰冷月
2014年,夏,北歐群島中心。

  “Fire!”干練的女聲憑空炸響。

  轟!天地片刻失衡,塵土俱揚,群島上萬棟別墅群開始轟然倒塌。

  火光沖天中,一架漆黑的飛機無聲地向北而去。

  聚集世界尖端生物科技的秘密基地,占據世界經濟命脈三分之一的經濟群竟一夕間傾塌,灰飛煙滅。

  群島上空轟鳴聲炸響,飛機內卻死寂一片。

  凰冷月絕美的嘴角邪肆的勾起,“害我?我滅你全族!”

  那從容淡定的模樣,伴著與生俱來的高貴冷艷。酒紅色短發妖冶,慵懶的眸透著絲絲嗜殺。

  她,凰冷月,二十一世紀名冠天下的冷血殺手,現穩坐全球第一黑暗組織“尊凰”的首席交椅,縱橫黑白兩道。幾乎掌握了大半個世界的經濟命脈。

  外界對她的評價只有八個字:

  只手遮天,權傾世界。

  手段狠毒,狠戾決絕。

  她有一條信仰,寧我負天下人,莫叫天下人負我!

  “冷月,沒想到我還活著吧?”身后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凰冷月猛地轉過頭,剛才還站在身后不遠處的屬下們早就一個個倒地,鮮血開始慢慢浸透地毯。

  她面對的正是剛才應該被轟炸成灰的隱世家族的少當家,那個曾經口口聲聲說愛她,卻負了她的男人——夜御天。

  夜御天負手而立,傲然的身姿依然挺秀,棱角分明臉上帶著卻風華絕代的笑:“冷月,就算你摧毀全世界,我在你體內種下的超級病毒也不能消除,除非……你給我尊皇地庫的密碼。”

  他將密碼兩個字咬得很重。

  原來是為了密碼!

  她“尊凰”打拼下來的絕大部分財富都封存在地庫中。原來她這么容易就把他夜家的老巢炸毀,是他先設計好的。

  只要他得到了尊凰的地庫密碼,再卷土重來又有什么難度?

  痛……霎時席卷著神經,但是心痛過后,凰冷月忽然感覺自己可笑。

  沉靜,帥氣,邪氣,桀驁不馴,這個曾經被她認定是同類,她曾愛的死去活來的男人,卻在查明他來歷的時候在她內心深處狠狠刺了一刀。這一刀,是她永生難忘的痛。

  他所做的一切,包括讓自己無可救藥的愛上他,只是想得到自己那足足夠世界一半國家的財富,還有地庫中封存的尊皇研究出來的超級病毒武器。

  “御天,你就這么想要得到地庫密碼?”她勾唇一笑,那笑容是風華絕代的美。

  夜御天被她的笑容迷得一愣。可是下一刻,風來,夜御天一凜。

  幾乎是不可能。頃刻間,凰冷月已然飄至他面前,纖細有力指尖深深刺入他的喉間。

  一招絕頂的鎖拿術令夜御天不敢輕舉妄動。

  她猛地捏緊,那冰冷的眸底刺得的夜御天不敢直視:“夜御天,你確定你能拿到密碼?”

  夜御天笑了,那從容而邪氣的笑那么熟悉:“冷月,你還是愛我的!只要你乖乖合作,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的。”

  呵呵。凰冷月失笑。拿著致命病毒逼著她交出財富的男人竟然還有臉說她和他還可以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彩票